人間虛妄

關於部落格
人間有多少際遇?愛恨悲喜、貪、嗔、癡,不過虛妄。
不如看看故事,找到最喜歡的自己吧!
  • 204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MHA】英雄也要用功學習(切爆)

*切島肯定是妻奴
*沒什麼劇情,我只是想吃糖嗚嗚
*原本以為訓練這段會畫更長,沒想到立刻被102話打臉ww,總之這裡的時間點是訓練中
 
【英雄也要用功學習】
 
爆豪勝己覺得這樣情景似乎越來越理所當然了:切島銳兒郎坐在他的床上翻看筆記,而他拿了一杯水粗魯地塞進對方手裡,自然得像是這裡本來就是雙人房。

期末考將至,宿舍裡這幾天格外安靜,想到期中考筆試的排名爆豪勝己就萬分不滿意──這次一定要確實地將八百萬百從第一名的位子上拉下來,連帶切島的成績也不能排在末段,這關乎他的顏面問題。 
於是上週開始他就展開了課後補習,反正切島的房間就在隔壁,移動不用花十秒的時間。

爆豪前陣子才知道原來切島入學考時的實戰演練成績排名第二,僅次於他,切島的戰鬥實力和助人之心他是不懷疑的,敵聯合危機時向他伸出的手因為硬化的個性而顯得粗糙,像握住了發燙的礫石。

想到彼此中間只隔了一道牆壁他就臉頰發熱,住宿生活開始一段時日,他們為了取得實習英雄執照展開的訓練已經持續了兩週,期間同學們都有顯著進步,爆豪勝己的自尊心不允許自己失敗,自然在訓練上更加拼命。

爆豪勝己輕嘶了一聲,他的手肘在訓練時因用力過猛而輕微拉傷,治癒女神以輕傷不要依靠個性治療為由,開了藥後叫他好好休息。因為只是小傷爆豪也不以為意,但日常作息間往往忽略了手傷而導致不小心又拉扯肌肉。

切島見狀立刻拋開書本,小心翼翼地撐住他的肩膀與手臂:「喂,小心點啊……不然這要多久才能好啊?」
「去你的,我才沒那麼嬌嫩!」爆豪惡狠狠瞪了他一眼,但卻沒有推拒他的手。

心知他只是在鬧彆扭,切島笑得更加開懷,手上動作卻依舊輕柔:「那也得養好啊,不然期末考的實戰怎麼辦。」

「哼,說到實戰,這次你可不能不過。」

爆豪勝己的命令切島銳兒郎一向欣然聽從,他咧開嘴,應了一聲:「好。」

得到他乾脆的回答,爆豪勝己的詞彙突然就空了,他別開頭盯著課本上的鉛筆字,放任切島在他手上抹上薄薄的一層藥膏,切島的手比他靈巧得多,況且傷在手臂,讓別人來也方便些。

等切島闔上藥蓋,爆豪的視線才迂迴地游回他臉上,伸出手輕輕觸碰他右眼上的傷痕,這道傷隨他年紀增長不曉得被撐開了幾毫米,盤踞在右眼的小小傷痕如蟄伏的壁虎。

「勝己?」

「閉上眼睛。」

切島銳兒郎匆促閉上眼睛,溫熱的唇壓上來,隔著薄薄的眼皮,他感到爆豪在他眼睛上落下細碎的吻。戀人鮮少如此主動,倒讓切島銳兒郎的心跳加速起來。

「勝、勝己……」沒有爆豪的允許他不敢張開眼睛,只是手已經不安分地摟上對方的腰,爆豪沒有掙扎,兩人雙雙陷進潔白床單裡。

爆豪的房間意外地簡潔,沒有多餘的裝飾,爆豪初次踏進切島房間的時候立刻表示他不要在那房間過夜──雖然自己的男子漢風格裝潢被否定讓人傷心,但是察覺戀人的言下之意讓切島立刻忘記了抗議。

自此之後切島就常往爆豪的房間跑,以讀書為由賴在房裡一整天,似乎只要有個正當理由,爆豪勝己就不會趕他走。

「嘶──」爆豪勝己從齒縫間擠出一聲輕嘶,察覺那其中包含了疼痛切島立刻抽身,兩人太過忘我,忽略了爆豪的拉傷。

「沒事吧?」

爆豪勝己咬著牙,不耐煩地嘖了聲,螫人紅眼瞇起彷彿正責備他的不專心,他側過頭看著切島擔心的表情幾秒,而後凶狠地開口:「過來。」

「嗯?欸?」

切島才愣了一瞬,爆豪勝己就摟住他的頸項,再度封住他的嘴巴,切島銳兒郎匆促閉上眼,他還抓不準戀人突然的撒嬌舉動背後代表什麼意思,原本的疑問和關心全都被迫吞進肚子裡。

腦袋昏昏沉沉,筆記本被兩人掃到床底下。

嗯,偶爾在這方面強勢的勝己、也很可愛。

 
(完)
救命,我明明想寫那個都是切島付錢的梗,怎麼寫來寫去什麼都沒寫(哭了
下次再寫……
〈英雄無語〉因為最近在趕本子,更得慢一點……(跪
拜託勝公主趕快嫁了吧,拜託,我想不到比切島更適合當駙馬的人了(醒醒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