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間虛妄

關於部落格
人間有多少際遇?愛恨悲喜、貪、嗔、癡,不過虛妄。
不如看看故事,找到最喜歡的自己吧!
  • 204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MHA】一步一窺(切爆)

 *切爆黏踢踢日常
 
*私設多,ooc可能
 
*感謝平哥103話的糖,切島這護妻狂魔,我太喜歡惹
 
 *改了一下篇名(艸
 
 
 
【一步一窺】
 
 
 
 每走一步都在偷看你。
 
略嫌悶熱的夏季,連空氣都無法攪動分毫。爆豪勝己用自動鉛筆的筆尖敲著筆記,他任何一個小動作都難逃切島的眼睛,他在他眼裡變成慢速撥放,一點細節都不容錯過。
 
傳紙條的話爆豪會不由分說炸掉那張紙條,對以第一名為目標的少年來說,做這種事情對學業有害無益。
  
不過,偶爾爆豪還是容許他可以分心個幾秒。爆豪的視線飄過來的那幾個瞬間,只要被切島抓住了他就可以開心上一整天,咬著鋁箔包吸管笑不停的傻樣連上鳴電氣都忍不住吐槽。
 
這就是儲備英雄平凡運轉的校園生活。
 
 
 
「啊,下雨了啊。」
 
踏出教學大樓的時候嗅到了潮濕的青草氣味,滴滴雨滴大點落下,轉眼間柏油路上就布滿了灰色的點,水氣侵入玄關,雖然宿舍就在校區內,但是依然免不了會淋到雨。
 
切島銳兒郎偷偷瞥了爆豪勝己一眼,他現在已經不會一放學就不見蹤影,總會有意無意地放慢收拾速度,要是笑嘻嘻地問他是在等我嗎,肯定會收到一記氣勢驚人的爆破。
 
少年肩膀的線條無意識地繃緊,他討厭雨天,對爆炸系的個性來說,充滿水氣的下雨天不利於個性使用,那是種被無形束縛的排斥感,覺得手掌被水氣黏住而渾身不對勁。
 
他莫名氣悶,用力踩了他的腳。切島早就心領神會地先一步硬化,再接他一個兇惡眼神,手硬是纏上爆豪指尖,幾番甩脫不開後他也就由他握著,過不了十分鐘氣就消了。
 
爆豪勝己習慣帶著傘應付不知何時會襲來的雨天,切島銳兒郎好說歹說就是不肯放把折疊傘在書包裡,這樣他才有藉口擠進心上人的傘下,分享那片窄小曖昧的空氣。
 
共撐一把傘顯得欲蓋彌彰,雨點不間斷落在傘布上,爆豪勝己因為不想被淋濕而下意識往傘內靠,切島銳兒郎心裡幾番掙扎,試探性把手搭到對方肩膀上。紅瞳兇惡地瞪過來,卻反而更靠近了一些。
 
切島感到臉上一陣燙,雖然他恨不得向全天下宣布爆豪勝己和切島銳兒郎在交往,但是顧慮爆豪勝己的心情,他們的關係還算是半公開:沒有大肆宣揚,也沒有藏得密不透風。
 
「我要洗澡。」
 
回到房間門口,爆豪勝己拍落了肩膀上的雨珠,惡聲惡氣地宣布,切島別無選擇,只能乖乖回到自己的房間,宿舍的隔音讓他聽不到半點水聲,他捧著課本試圖複習今天早上英文課的內容,卻不斷分心。
 
爆豪勝己威脅他要抽背單字,他就拿著英文課本硬是纏著對方背;爆豪勝己說今天突然不想在食堂吃晚餐,他就和他兩人溜出學校,吃飽後在路邊的河堤上吹了兩小時的風,直到差點錯過門禁。
 
切島銳兒郎拋下根本未曾進去腦海的課本,越過自己房間裡的沙袋打開陽台的門,往旁邊看就能看見爆豪勝己收拾得乾乾淨淨的陽台,只有潔白制服襯衫和墨綠色長褲晾在一邊,明明自己穿的也是同樣的款式,為什麼爆豪勝己穿起來就不同凡俗的好看。
 
小心翼翼地跨過陽台,從落地窗進到爆豪的房間。他雖然每次都給他白眼看卻沒把窗戶鎖上過,切島拉開玻璃門,爆豪勝己頭上蓋著毛巾,髮消滴水,領口濕了一圈。
 
切島關上陽台門,過去接手擦乾頭髮的工作,爆豪勝己發出幾個無意義的單詞,像慵懶的貓一樣窩在床上,切島鬼迷心竅越逼越近,氣息拂到爆豪的臉頰邊,他看見金色睫毛顫動,少年把頭一偏,接吻順理成章。
 
少年的吻不過是唇壓著唇,爆豪勝己將眼皮撐開一條縫隙,看見切島的眼睛近在咫尺,右眼的傷疤早就癒合了超過十年,他偶爾還會因為這道傷痕而心疼──當然他絕對不會說出口。
 
雖然是傷疤但是很好看,爆豪覺得羅列對方讓他喜歡的點無聊透頂,但是他卻無法否認自己對這道傷疤的喜好。隨著切島的喜怒哀樂,眨一下眼睛就會流出各種訊息。
 
他用手指輕輕抹去他右眼疤痕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塵,留下甜甜的手汗,切島笑起來的時候疤痕莫名性感,他常常瞇著眼直看。
 
「勝己……」
 
「嗯。」
 
切島銳兒郎自顧自笑起來,爆豪勝己用力掐了他的掌心當作懲罰,切島握緊了紅色月牙印,輕輕吻了他的額角。
 
「雨停了欸。」
 
 
 
(完)
 
用了不常用的寫法,腦補了一點切爆間的小動作日常相處。喜歡的人那些習慣和僻好都會變成喜歡的一部份,然後滾成更大的喜歡。
 
所以切爆可以結婚了嗎,拜託。(欸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