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間虛妄

關於部落格
完成編輯
人間有多少際遇?愛恨悲喜、貪、嗔、癡,不過虛妄。 不如看看故事,找到最喜歡的自己吧!

時差的距離(東卷)

 卷島咬了咬下唇,將地圖胡亂塞進背包裡。

東堂盡八……話說回來,他們也很久沒有見面了,自從在去年的聯賽上,他擊敗了他替箱學拿到山嶽獎,而總北最後拿到了綜合優勝之後。他們也總算完成了那個約定,擊掌的瞬間他恍恍惚惚以為,他們之間似乎走過了一個階段,沒有了能放肆爬坡的比賽,他們竟然好像無牽無繫。

他的想法不過才維持了兩天,電話鈴聲就如同往常般響起,比平常還要亢奮的音調訴說著日常的瑣事,又是一語道破他正叼著冰棒的事實。

「小卷!」

從回憶中清醒過來,卷島裕介才剛抬起頭,就被出現在門口的少年給一把抱在懷裡,毫無縫隙讓他差點不能呼吸。

「東堂!」卷島奮力把他甩下來,見對方笑容一如既往的張狂,讓他奇蹟似地放鬆下來。

他第一次看到工作中的東堂,他穿著深藍色的甚平露出半截小腿,長到肩膀的髮在後面綁成小馬尾,招牌的白色髮箍也理所當然地待在頭上,充滿活力的樣子和騎車時並沒有什麼不同。

「小卷,我等你好久了!怎麼這麼晚到?路上迷路了?還是飛機誤點?」東堂毫不停歇地拋出問句,過度興奮的樣子讓卷島肯定眼前的人絕對就是久違的東堂盡八。

「吵死了!誰叫你家這麼隱密。」卷島哼了聲,雖然嘴上下意識地回應,身體的感覺卻讓他明白眼前少年的出現讓他莫名地放心下來,連因久坐飛機而僵硬的肩膀也似乎變得輕鬆。

東堂盡八低低地笑了幾聲,而後向他伸出手,結了繭的掌心讓他有些出神。

「小卷,來吧。」

「……咻。」他把行李交給東堂,看他輕鬆地提著他的行李箱前進。溫泉旅館內的木頭地板經不起刮,東堂雖然表面上粗線條,其實卻意外地細心。

穿越迂迴曲折的走廊,一路上遇見的旅館員工見到他們無不欠身鞠躬,一口一個少爺,把卷島喊得全身不對勁。

跟著東堂盡八的步伐前進,他們之間的距離也不過五十公分。要是在賽道上,這五十公分說不定拚盡全力也追不上呢……鼻尖聞到溫泉的味道,彷彿是夏季賽道上蒸騰的熱氣竄進鼻尖,車鍊瘋狂迴轉的聲響充滿耳廓,山嶽線前的加油聲幾乎可以震破耳膜。

「卷……小卷?」

東堂盡八一連喚了好幾聲才喚回他的思緒,卷島發現他們已經站在拉門前,東堂在電話裡說過這是東堂庵最高級的房間,這幾天都是他特意空下來的。

「小卷,你在想什麼?」東堂替他把行李推進房裡,等卷島走進房間後湊上前,幾乎鼻尖要貼上鼻尖,那雙眼睛無比澄淨:「美型的我就在眼前,你居然還胡思亂想……!」

卷島被突然拉近的距離嚇了一跳,下意識地把少年的臉推得老遠。

「自戀狂你還是快點去工作吧咻!」他站起來去打開行李:「溫泉我自己去泡。」

「什麼?!怎麼可能放你一個人去啊!小卷萬一在澡堂遇到色狼──」

「你以為每個人都像你一樣嗎咻!」卷島裕介額角浮現青筋,用力地把毛巾扔到對方的臉上,藉以攔截那太過熱情的眼神:「你不是很忙嗎快滾吧!」

東堂盡八嘟著嘴把毛巾拿下來,到沒有繼續無理取鬧,而是一臉不情願地轉身,一邊聒噪地補充「晚點等我嘛」、「為了你我隨時都不忙啊」之類沒營養的句子,一步三回頭地離開了。

至少他還知道什麼才是正事,卷島裕介看著東堂盡八的背影,跑步離去的他又讓他想起了踩踏板時的狂熱。

卷島裕介還是沒有先去泡溫泉,他在房間裡整理了下行李,先打了通電話到英國和兄長報平安,而後在房間裡悠閒地看電視,直到晚餐時間他到食堂,看見東堂匆忙奔走的身影。

他吞下鮮美的生魚片,不得不承認東堂認真起來有種無形的魅力,那是與生俱來的氣質,他天生就會發光,女性遊客被他逗得合不攏嘴,一頓飯吃下來清脆的笑聲響個不停,這大概就是東堂擅長營造的氣氛。

卷島慢條斯理地吃掉自己的晚餐後回到房間裡,等到夜晚幾乎所有的房客都已入睡,夜深人靜的時候他才拉開門,建築物外面的空氣濕涼,讓只穿著浴衣的他輕抽了口氣。

在英國的他日夜顛倒,雖然早就補過眠了,但深夜這個時間他還是莫名的清醒,讓各種感官變得更加敏銳。濕涼的感覺順著袖口向上蔓延,他沿著走道來到浴池附近,溫泉的溫熱才驅散了些許冷意。

澡堂入口站著一個人,看見他卷島裕介倒是一點也不意外。

「你來了啊咻。」

「真是的,小卷,居然讓我等到這個時候。」東堂盡八雖然在抱怨,不過臉上卻帶著笑,他單手扯落了自己的髮圈和髮箍,任頭髮隨意散開。

瀏海散落下來蓋住了他的眼睛,髮絲後方的瞳孔卻熠熠生輝,過分的熱烈看得卷島想退後來拉開距離。

東堂盡八先他走進了浴池,溫泉的溫度有些燙卻很舒服,溫泉獨有的氣味鑽進鼻尖,讓他忍不住想打噴嚏,溫度彷彿也跟著升高了好幾階。

將身體泡在熱水裡,意識變得有些昏沉,隱在霧氣裡的東堂盡八輪廓變得模糊,聲音也遙遠得縹緲。

「小卷……我很想你。」

水花濺起的同時他感到對方也接近到了他面前,氤氳水氣中,東堂盡八的聲音顯得壓抑且嘶啞,卷島裕介覺得大概是高溫讓他也喪失了理智,他才會也像這個傢伙一樣煽情。

「我還……不是一樣……」

心跳聲被水聲掩蓋,嘴唇交疊的時候他嚐到溫泉的味道,意外的有點甜,水氣在髮消凝結成水珠滴落,暈成好幾個漣漪。他閉眼之前只來得及看見東堂盡八莫名崇敬的神情,任對方扣住他的後腦,讓他們更沒有縫隙。

(完)


怎麼覺得最近自己都在寫這種其實沒甚麼情節的東西(痛苦
東堂好難寫這篇東卷說不定會成絕響(說啥呢
哈哈哈就這樣吧(逃走

午曈9/2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