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間虛妄

關於部落格
人間有多少際遇?愛恨悲喜、貪、嗔、癡,不過虛妄。
不如看看故事,找到最喜歡的自己吧!
  • 216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MHA】跑道線(出勝出)

   
*算個人對於出勝的腦內解讀,OOC可能
 
*畢業那天的兩人
 
*自覺出勝,但好像又沒啥差,勝出也可以吧(?
 
 【跑道線】
 
畢業時節,即使是沒種植櫻花樹的雄英高校,也從圍牆外飄進了幾瓣粉色花瓣。
 
爆豪勝己在雄英高校的角落找到綠谷出久,這屆三年級學生在畢業之前早已打響了名號,職業英雄在卒業式這天出席典禮,但真正的重頭戲是在典禮結束之後,實習英雄幾乎都接到了來自事務所的邀請,爆豪勝己手上少說也有六份邀請,他覺得胸口發悶,偷偷溜出來的時候丟掉了胸前的紅花。
 
「廢久,你在這裡幹嘛。」明明有那麼多人在找你──身為ONE FOR ALL的繼承者,世界需要你。
 
「小勝……」綠谷出久臉上的訝異一閃即逝,他微笑著低下頭:「我不進事務所。」
 
綠谷出久捏緊了手掌,但語氣平靜,彷彿這個決定已經在他的心裡迴轉過千百遍:「我要自己創立一個事務所。」
 
爆豪勝己一瞬間覺得胸口空了,但卻絲毫不感意外。綠谷出久看似畏怯,卻比他人想得長遠,他做的決定必有緣由,從小他空有強過他人的個性,卻沒有絲毫青梅竹馬的愛心。
 
「那……」踩空的感覺太過強烈,他才吐出一個字,還在組織如何包裝自己的失落,綠谷就轉過身,一雙翠綠眼眸定定凝視,他竟無法移動分毫。
 
「小勝,你願意跟我一起嗎?」
 
「……你說什麼?」他懷疑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,他預設過各種畢業後的情景,也曾想過出久究竟會去哪間事務所,但沒有一樣是綠谷出久決意自立門戶,還向他伸出了手。
 
「那個,就是……」他不知道為什麼有些無措,手指抓了抓臉頰,一笑起來就顯得天真憨傻:「事務所成立有條件,我一個人是不行的……啊,雖然也想問麗日君和飯田君,但是,果然還是想先問小勝啊……」
 
為什麼呢?從小到大都沒有善待過你的我,在你身上我留下數不清的傷口,進雄英以來手臂因為我報廢過,為了救我,硬拖著重傷的身軀──
 
爆豪焦躁地嘖了一聲,綠谷出久轉過頭,迎著風讓他的聲音被吹得四散。他笑著說小勝果然不願意啊,畢竟你收到的邀請多得數不清,怎麼可能會答應呢……
 
「誰說我要拒絕了。」他凶神惡煞地擠出一句話,彷彿是從遙遠的另一段聽見自己的聲音:「其他事務所我哪裡看得上眼!」
 
話才出口自己又有些後悔,自己的言下之意豈不是承認廢久的事務所會是第一嗎?
 
他還來不及用什麼話語粉飾太平,綠谷出久的欣喜笑容已然擴散至眼角眉梢。
 
「謝謝你,小勝。」
 
薄博陽光之下的綠谷蒙上一層柔和光暈,金粉般的光線碎在他的髮間,有一瓣櫻花無聲地落在他的肩頭上。
 
他不知道,只覺得有個聲音告訴他現在應該要接吻。
 
彷彿被誰的個性操縱,他彎下腰,而綠谷出久正好站起身,兩人的額頭滑稽相撞,疼痛微不足道,他覺得綠谷出久有些急切,倉促地吻上他的唇,不安被掩蓋在渴求之下,雙脣交疊的地方熱得能融化他們中間的跑道線。
 
他閉上眼睛,心裡還有真的可以嗎著疑問在盤旋,交雜的呼吸滾燙,噴到他的睫毛上。
 
雙唇分開卻還在三公分處流連,炙熱氣息膠著,綠谷出久緊閉著眼,手掌收緊不願讓爆豪勝己退後。
 
他從小跌跌撞撞,一路狂奔以致傷痕累累,他的身上有五歲時爆豪勝己留下的燒傷,有十五歲時因為力量反作用力造成的骨節彎曲,有十七歲和敵人交戰時被劃傷的淺淺刀痕──但這都不妨礙他追逐眼前的人:生於艷麗的火光之中,將所有人的關心向外推,長滿薔薇的倒刺,爆豪勝己一直跑在他前方,曾經他只能遠遠眺望。
 
「小勝……」綠谷出久從齒縫間溢出的語言逸散在空氣中,不等爆豪勝己反應,他又輕柔壓上對方的唇,感到少年反射性地顫動,卻沒有抗拒。
 
爆豪勝己覺得自己的腦袋已經燒熔糊成了一團,高溫讓他無法思考,綠谷出久方才的事務所邀請斬斷了他十幾年來無謂的自尊,他以為在雄英的幾年來他已經能坦然面對綠谷出久,但心裡湧起的強烈慾望在他吻他的瞬間崩斷,於是在綠谷緊握他臂膀時他沒逃開,再次壓上來的吻他也不閃不躲。
 
他的人生從有意識以來就和這個人綁在一起,他的軟弱與愛心、他的畏怯與決斷、他的逃避與關懷,他無意識的羨慕和忌妒成了牆上放大的黑影,張牙舞爪地跟著他四處橫行。
 
那絲微小的戀心被踩在腳底,年幼的他發瘋似地撕咬對方來填補心裡的空缺,直到高中綠谷出久越過那條線,突然追到他的身邊。
 
他猛地推開綠谷出久,想從那些悔恨的心情中抽離,他看見綠谷出久的臉上閃過一瞬的訝異,隨後由柔軟笑容取而代之。
 
「啊,對不起小勝……」
 
「我不是那個意思,我……」爆豪勝己此刻不禁怨恨起自己的不擅言詞,時間分秒流逝,綠谷瞪大的眼睛催促他,他只有倉促地迸出一句「我很高興」。
 
他轉身背對綠谷出久,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才壓住身體的顫抖,好讓自己的背影看起來還能好好走路。
 
「小勝!」
 
爆豪勝己頓住腳步,感到背後發疼,綠谷出久的聲音聽起來遙遠而溫潤,帶著微微沙啞的哭腔:「謝謝你。」
 
他忍不住嘴角上揚的弧度,慶幸自己背對著少年,以免洩漏他眼角的秘密。
 
(完)
 
 
 
出久和小勝這兩個人對我來說實在有太多故事可以寫,這兩個人對我來說是密度很高的一對,所謂密度高大概就是指……寫不快,而且進展很慢,需要很多文字鋪陳的感覺。
 
總覺得這兩個人給我的感覺是超越愛情與友情的牽絆,出久和小勝之所以為彼此,正因為生命中有對方出現。
 
換言之,這兩個人的關係並不一定要是愛情不可(雖然這篇還是讓他們成為戀愛關係)
 
他們原作裡的糾結真的讓我非常在意。他們是彼此的心魔。
 
越在意越裝作不在意,越喜歡越像是不喜歡。直到對方蝕了心,刻進心底。
 
出久羨慕小勝的氣勢、決斷、能力,小勝何嘗不忌妒出久的冷靜和計劃?
 
小勝對出久來說簡直像幽靈,無時無刻都會出現。(比如USJ那段,出久要擊破水中敵人時,心裡就想著「拿出小勝的氣勢來」)
 
比起我喜歡你,這兩個人更適合謝謝你啦TT
 
 
 
順便澄清(?)一下,我MHA主要是小勝幸福就好派啦,只要小勝幸福,他跟誰都沒問題!
 
不過大概還是會比較常寫切爆吧,大概(?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