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間虛妄

關於部落格
人間有多少際遇?愛恨悲喜、貪、嗔、癡,不過虛妄。
不如看看故事,找到最喜歡的自己吧!
  • 247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利維坦/豹狼】Reset_01


 
聽見渡渡鳥驚慌的聲音,袋狼愣愣抬起頭,任由對方強硬地扯過他的手,他低下頭,看見自己的手掌一片鮮血淋漓,打刀因為他鬆手而落地,發出框啷一響,刀鋒上的血濺了一地。
 
「啊,刀……」
 
「你給我先包紮!」渡渡鳥的聲音像繃緊的弦,發出略高亢的音:「七,幫我拿藥過來。」
 
舞刀弄劍的他們家中自然常備有藥品,二零七手腳俐落地捧來醫藥箱,渡渡鳥毫不容情地替袋狼消毒包紮,傷口怵目驚心,但袋狼卻安靜地不發一語。
 
渡渡鳥咬咬嘴唇,完成包紮後提著醫藥箱扭頭就走,二零七看著戀人生悶氣的背影逐漸遠去,又扭頭回來看著袋狼,他安靜得過分。
 
少年的視線落在腳邊的打刀上,刀鋒染著鮮血,依然安靜沒有一絲聲音。自從他們從記憶之海回來,袋狼竟經常陷入這樣的狀態,如同電腦自動休眠般。
 
「二零七……你練過打刀嗎?」袋狼抬起頭凝視二零七,紫色眼瞳裡泛起一絲波紋:「能不能教我?」
 
「……好啊。」二零七站起身,彎腰拾起雲豹的打刀,鮮血順著刀鋒下落,在地上暈成幾個點。
 
練功的時間雖然枯燥但是從小生長在原北堂院的他們早已習慣,揮舞兵器的時候可以忘記很多事,延遲完成的委託、忘記收拾的餐桌,但是仍然難以讓他暫時遺忘那個人。
 
將刀斜斜揮出,這是雲豹防禦時習慣採用的路徑,而他只要讓鐵尺趁機搶攻,就有極大機會可以贏這一局。
 
「袋狼。」
 
他停下動作,不習慣的兵器讓他無形間消耗了大量體力,二零七接過他手中的打刀,收進刀鞘裡。
 
「袋狼,走不出來沒有不對,想要幸福也沒有不對。」二零七按住少年的肩膀,任他在如何遲鈍,也看得出來袋狼在乎雲豹,但經過二四一的事情之後,他並沒有提起任何想要雲豹回來的字眼。
 
越是安靜,反而越讓人擔心。
 
三個月以來,袋狼沒有再進入記憶之海過,他總是戴上耳機,看著閃爍的記憶,卻不曾再登入過記憶之海。那裡分明有他最眷戀的人。
 
「袋狼,你開心就好。」
 
他第一次發現二零七是如此溫柔的人。袋狼低下頭,透明的眼淚滑進嘴角,很鹹。
 
他病懨懨地吃了減半份量的晚餐,躲進了監控室,門鎖起來這裡讓他最有安全感。
 
上一次他躲在監控室裡,看著二零九與哥哥做愛的回憶,幻想他是相愛的兩人其中之一,呻吟和利維坦2.0的融成同一個頻率,但他知道他渴望的東西並不是那兩個人中的誰,模糊的慾望磨著他的理智,讓他失控。
 
不是第一次做這件事,袋狼緊閉雙眼,顫抖著套弄自己的分身。雲豹的回憶……他們上課時傳的每一張紙條、他的每個細微表情,當自己看著九哥時,雲豹總是看著他,紅眸下翻騰的情緒被壓在表面之下,從未提起。
 
他那天是出於什麼心理要雲豹抱他,那對他到底是不是一種傷害?
 
熱度上湧,思考也變得遲鈍,快感逐漸堆疊,他從喉間擠出破碎的呻吟,染上一抹哭音。
 
「雲豹的情書」那個故事裡,不管他如何惡劣,雲豹都不會離開他。就算一輩子很短,還有下輩子……
 
「雲豹……」甜膩的呻吟逸散在空氣裡,到達高潮的同時他終於狠狠地哭出來,那個人的言語、笑容、挑眉的表情和挑釁語氣都不在這個世界了,即使握住他的手,得到的也是一萬次的道別。
 
那時候的輕柔動作,貼在頸側的溫熱吐息和曖昧空氣沿著頸項滑進衣領,自己對他大發脾氣,任性地抓破他的手臂。
 
他很狡猾、他不承認,什麼都不願意想,只下意識尋求雲豹的懷抱。
 
為什麼那個故事裡雅典娜讓他能坦然說出「我喜歡你」?他喜歡的是誰?
 
你一直都喜歡二零九──
我喜歡你!
 
為什麼,他留下一把刀、一副軀殼,只讓他留在原地,陷在沼澤裡寸步難行。
 
袋狼發出瀕死般的嘶氣聲,眼淚沾在他的睫毛尾端,染濕了他的髮梢。
 
(待續)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