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人間有多少際遇?愛恨悲喜、貪、嗔、癡,不過虛妄。
不如看看故事,找到最喜歡的自己吧!
  • 345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距離感(井皆)

 
他不能認輸,就算已經練出必殺技了,還要更強、更──
 
他抬起紫紅色的眼瞳,卻意外地對上一雙大眼睛。
 
橘色頭髮的少年瞪大了眼仰躺在地上,後仰的頭就在他不遠處。那雙彷彿能解讀一切情緒的眼睛就注視著他,井吹宗正的錯愕一閃即逝,定下心過去搭話。
 
其實他在這隻隊伍裡幾乎沒有和任何人說過話,除了那個老是瞧不起他的神童拓人。
 
不過皆帆和人卻是他特別留心的角色。不只是因為他和真名部兩個人好像對於隊伍成員的背景很了解,而是……在對澳洲那一戰,他第一次成功使出必殺技的時候,後衛們都圍在他身邊,喜悅浮現在臉上。
 
他記得皆帆和人說的話:我就知道你可以。
 
井吹輕輕把球拋開,走到皆帆的身邊對他伸出手,少年的眼睛還是眨也不眨,他有點侷促地抿抿唇:「我拉你。」
 
皆帆靠著他的力量坐起身,但是並沒有馬上站起來。他坐在原地吐出一口氣,表情裡帶著幾不可見的抱怨和滿足:「我站不起來了啦。」
 
井吹頓時想起了隊上那兩名後衛的體力甚差的事,每次跑步練習那兩個人總是落在後面。他突然恍然大悟,原來這就是自己跑步要跑在隊伍後面的原因嗎?
 
井吹蹲下身讓自己可以跟皆帆和人平視,他盯著少年眼白多過於瞳孔的眼,心理突兀冒出一個想法,像撞進心口的流星。
 
「皆帆……學長。」話一出口突然想起對方其實比他大了一歲,才又彆扭地加上了敬稱:「今天練習……還好嗎?」
 
皆帆的習慣動作是手會抵在下巴上,此刻的他湊近了井吹,由下而上地盯著他:「……意外啊,井吹君居然會關心隊友。」他眼中像是有了什麼樣的了然,閃爍起光芒。
 
有點心虛地想轉開視線,井吹低下頭:「辛苦了。」
 
他偷偷抬起眼睛,想要看看皆帆的表情。只見少嘴角邊的笑意若有似無,嘴唇因為練習時流失了過多水分而有些乾澀,不知為何讓他心口重重一跳。
 
兩人之間的距離不遠不近,卻填滿了他的無措。他不知道對方發現了沒有,手指在想去扶對方手臂的前一秒頓住動作,皆帆也恰好別開頭,自己撐起身軀跳起來,一面伸了伸懶腰。
 
眼看皆帆要邁開步伐,井吹在自己還沒意識到的時候就伸手去抓對方的肩,再次對上那雙眼睛,他才意識到自己的魯莽。
 
「啊,對不……」
 
「井吹君……其實很溫柔嘛。」皆帆和人的微笑在陽光下顯得無比耀眼,少年輕敲了他的胸口:「加油啊,門、將。」
 
井吹宗正發愣地看他走向真名部,風吹過他的身邊,汗水讓他感到有點涼意。
 
少年加重了那個名詞,不會是有什麼意思……吧……?
 
井吹宗正,十三歲,此生第一次覺得自己的腦袋實在很差。
 
 
(完?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