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人間有多少際遇?愛恨悲喜、貪、嗔、癡,不過虛妄。
不如看看故事,找到最喜歡的自己吧!
  • 415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續搭檔速記(西漾/夏冰)


 
窗外的顏色鮮艷到近乎飽和,有一隻鳥飛過來停在窗邊,他遲疑了一下,不知道要不要把他趕走以免等一下被黑館的奇怪東西吃掉,不過電話就在下一秒接通他不及細想。
 
「漾~你在聽嗎?」西瑞的大嗓門忠實地自手機傳來,褚冥漾抽抽嘴角才開口回應。
 
「西瑞,你在學校嗎?」
 
「哼,本大爺來去一陣風,想去哪裡就去哪裡!」
 
「呃,我在房間,不過──」
 
「哼哼,想本大爺了嗎?」西瑞的聲音興奮傳來,充滿了未知的熱血氣息:「我馬上就過去,你在外面洗好脖子等我!」
 
「你要殺我嗎!還洗好脖子!」褚冥漾的吐槽還來不及說完,電話就斷了線。
 
無奈地掛上電話之後他拿起外套披上,臉頰無自覺地掀起微紅。如果不是他想對方,又何必要打電話?
 
西瑞有時候很脫線,但是卻意外地精明,尤其是跟他相處的時候,似乎可以隨口說破他想掩藏的心思。
 
 
「漾~跟你在一起的時候最自在,本大爺想了半天,只有搭檔就可以名正言順地跟著你!」
 
褚冥漾覺得那一刻的陽光很刺眼,刺到他眼淚都忍不住要流下來的地步,他只有張開嘴巴卻擠不出一點聲音,然後讓對方囂張地搭著他的肩到處嚷嚷,說他們要橫行天下之類的狂言。
 
所謂搭檔,其實是一個可以肆無忌憚的藉口嗎?
還在慢吞吞地思索,他才拉上拉鍊,就聽到外面傳來叫囂,窗台邊的鳥立刻被驚得振翅飛去。
 
「漾~你還在磨蹭什麼!本大爺親臨還不快點下來!」
 
「來了啦!」
 
+
 
「冰炎。」
 
「什麼?」
 
「……我很想念你。」
 
夏碎輕輕撩起冰炎的長髮,熟悉的髮流滑過指尖,帶來一絲寒氣,就連空氣中的波動都變得讓人難耐。
 
冰炎的眸裡似乎迅速掠過一點驚訝,不過下一秒就化為了然,隨即語句就恢復成一貫的模式:「……有時間的話,不如去休息,你的身體……」
 
「但我想和你說話。」夏碎靠上冰炎的肩,對方乾淨的氣息沾到他身上,他的目光放遠變得無比空寂,他知道他不需要言語就能讓對方了解他的心情,一直以來最懂他的就是冰炎,即使對其他人都那麼冰冷,面對他的態度還是會滲進一絲暖意。
 
就如初冬的陽光,縱使那不是屬於他的季節,他卻覺得冰涼而快樂。
 
冰炎的身體有兩秒的緊繃,而後放棄似地輕嘆口氣,任由溫度爬上他的臉頰,蔓延到身體。
 
他很信任他,那是不需要言語解釋的關係;他很依賴他,那是不需要行動確認的感情。
 
其實一直是他更加渴求他,不論是氣息還是力量,或是自然而然演變而成的並肩而行,搭檔這個詞彙對他而言不只是這樣而已,更多的還有承諾,及那些不需要出口的東西。
 
「冰炎,我──」
 
「一樣的話不用說那麼多遍!」紅眼兇惡地瞪來,他卻在裡面找到一絲赧意。
 
這樣就足夠了,就算他還無法回到那個足夠堅強的藥師寺夏碎,身邊也不會再空蕩蕩,徒留孤寂的冰雪。
 
完。


已經沒甚麼好說的了(咦?
真希望有機會能多寫寫他們,長篇什麼的腦袋不給面子呀QQQQQ
 
 
午曈8/7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