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人間有多少際遇?愛恨悲喜、貪、嗔、癡,不過虛妄。
不如看看故事,找到最喜歡的自己吧!
  • 358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王牌之劍(葦黑/今鳴)


縱使兩個學校的排名差距只差一位,但是卻是勝與敗的區別。勝利的人永遠都會擁有那瞬間的榮光,而敗者只能獨自吞下苦澀的結果。

對於過去稱霸高中聯賽的箱根學園來說更是如此,社團練習本來就井然有序的箱學,此時的氣氛竟然緊繃得有些像行軍。

學弟們完全不敢去跟前輩們搭話,深怕一個不小心干擾了六人的練習節奏。

當泉田宣布今日練習到此為止的時候,不少人都鬆了口氣。就算後輩們再怎麼缺乏神經,也看得出來今天隊裡的新任王牌葦木場狀態並不好。

「葦木場。」

黑田雪成在眾人三三兩兩收拾東西的時候叫住了新任王牌,他白髮下的眉頭皺得死緊,他看出眼前的少年今天明顯心不在焉,與其說他分心,不如說他心神不寧。

雖然自行車競速只需要踩踏板就會前進,但是那些心理上的不安都會反映到表現上。

現在還是練習倒還好,如果在正式賽場上,那三天之中,只要一點點失神就會跟獎項擦肩而過。

「雪……」葦木場回過頭的動作慢了半拍,面對黑田雪成質問般的神色他無法言語。

「你在擔心什麼?因為那個手嶋嗎?」黑田雪成的口氣充滿了扭曲的情緒,他知道葦木場有個過去認識的好友也騎自行車,而如此可笑的巧合就發生在他們身上。

「小純?什麼意思……」感覺到少年背後的微妙含意,葦木場反應不及,只來得及捕捉到一個名字。

手嶋純太是總北現任的主將,而葦木場卻是箱學的王牌,這個惡意的玩笑可讓黑田一點也笑不出來,因為他看出了葦木場拓斗因為總北的動態而患得患失,手嶋的一點風吹草動都會讓他神經過敏。

忌妒嗎?

黑田雪成心下了然,他只是不想去面對現實罷了,那種醜惡的情緒讓他難以說出口,最後只有以這種方式呈現。

「搞清楚,你的助攻可是我!」兩人的距離已然貼近到僅止於二十公分,黑田雪成的言語比起責備更像是某種宣告,少年不知所措的眼睛盡在眼前,

他一定要把裡面的那份迷惘斬斷,讓手嶋純太的影子徹底消失。

不能輸。

和這傢伙一起把王座……搶回來。

 
【總北的劍】
 
「那我就先走了。」小野田坂道結束練習之後騎上車,和他們道別之後就騎著車滑下了坡道,一瞬間就不見人影,就算是高中聯賽將近這樣緊繃的時候,他也沒有中斷去秋葉原的習慣。

手嶋和青八木也在確認完社團事項後離去,臨走前手嶋將鑰匙丟給了今泉,就乾脆地離開了。

今泉俊輔回過頭,眼前正是緩慢收拾的鳴子章吉。他半出神地將水壺塞進包包,視線的焦距卻落在部室另一邊,沉靜的模樣和平時大相逕庭。

「……鳴子,你在擔心嗎?」今泉在心裡嘆了口氣,走近他身邊的同時,少年果然警戒地轉過頭來。

「啊?少、少囉嗦!既然已經轉型,我當然會好好地完成自己的任務啊哈哈哈!」鳴子章吉雖然語調一貫地囂張,但是今泉卻敏銳地從中嗅出一絲逞強。他明明什麼也沒提及,但少年卻自己洩漏了轉型的不安。

運動時產生的高溫已經漸涼,今泉過去拉住鳴子的手腕,他逼他直視自己:「喂,看我。」

「假正經……?」鳴子的臉上浮起不甚明顯的紅,今泉喜歡他這種老實又直率的時刻,鳴子害羞的樣子讓他可以忽略那個稱呼不計。

「你現在可是我的助攻,這樣還不夠嗎?」

王牌助攻,在公路車競賽裡就是王牌的劍──如果一支隊伍裡沒有王牌助攻,那隊伍的王牌就算在強悍也絕對不可能第一個到達終點。

沒有鳴子章吉,今泉俊輔就絕對不能騎。

他知道一年前他對鳴子提出的要求有多殘忍,看到少年當時宛如天崩地裂的神色他就知道了,不過他依舊沒有收回那句話,因為他知道隊伍需要王牌和他的搭檔,而和他最有默契的選手,也就只有鳴子章吉一個人。

今泉俊輔彎下腰,在鳴子額前的髮上落下一吻,髮絲刺得他有點癢,不過他卻很滿意。

「啊!?你幹嘛啊!」鳴子迅速翻紅了臉退後,有的時候他嘴硬,但是有時卻又意外的老實。鳴子的眼神不再飄忽,今泉沒頭沒腦的一句話讓他突然找回了聲音。

「提醒你該回家了。」今泉稍微拉開了點距離,以免鳴子在部室裡自爆,他背上包包準備轉身離開,卻被身後的鳴子拉得差點摔倒在地。

「等等!」鳴子衝上前扭住今泉的衣服前襟。而後不等今泉回話,他就毫無縫隙地接了下去:「我、我要去你家!」

今泉要是連鳴子這點撒嬌都聽不出來就太糟糕了,他緩緩勾起一抹笑意,滲進一點寵溺:「好啊。」

今年的總北也要守住那不過幾十公分的高台,我們要一起……站在最高點。

(完)

想到總北的助攻應該就是鳴子了,害我整個人都嗨到凍未條啊啊啊啊QQQQQQQQQQQ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