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人間有多少際遇?愛恨悲喜、貪、嗔、癡,不過虛妄。
不如看看故事,找到最喜歡的自己吧!
  • 276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猜(山坂)


時間漸漸流逝,而日曆一張張被撕去,也就等於又離分開的那一天進了一步。

小野田坂道踩著踏板來到秋葉原,五顏六色的海報光鮮亮麗,又是一周的更新,A大樓外面的胡鳥海報笑得甜美,彷彿不曾有煩惱的事情。

「唉,怎麼可能呢。」小野田停下自行車,對著巨幅海報自言自語。高中聯賽過後天氣就開始轉涼了,現在一過中午溫度就會稍微下降,不禁讓他有種蕭瑟冰涼的錯覺。

他低下頭掏出手機,手機安份地沒有任何動靜,他垂下眼簾,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期待什麼。

視線落到停車的欄杆邊,那是去年他撿到水壺的地方,那時他沒有跟對方約好,也沒有親眼看見少年在這裡出現,但是他相信──他相信真波山岳那一天來過這裡,他彷彿能看見少年隨風飛揚的襯衫衣角,反捲半邊的褲管和雪白的自行車。

少年坐在欄杆上,無形的翅膀向兩旁延伸,秋葉原也成了他的舞台,宛如他不是騎自行車而來,而是乘著風飛到這個他喜歡的地方。

現在的他也終於能和對方聊上一些自行車話題了,他不再是當初那個什麼都不懂的外行,正如真波山岳也會在每週動畫撥出日打電話給他,和他討論《Love☆ヒメ》的劇情。

話題總會從動畫又繞回自行車上,東扯西扯最後用一句輕輕的晚安作結。

「坂道君,你在看什麼?」柔和的聲音從身後傳來讓他嚇了一大跳,就像被竊聽了心底聲音一般心虛,小野田不自覺脹紅了臉。

「真波君!」

藍髮少年露出燦爛笑容,雙手背在身後看起來一身輕,自行車就停在不遠處:「抱歉我晚到了。」

「不不,沒有……」小野田慌亂地回應,似乎只要和真波待在一起自己就會亂了方寸,語無倫次不說,還會時不時手足無措。

他偷偷問過鳴子,紅髮少年意外地沒有大聲嚷嚷,反而是臉頰微紅,彆扭地玩起手上的筆,吞吞吐吐地回答:那大概可能應該是喜歡吧。他還想追問,卻被湊巧出現在門口的今泉打斷,因為鳴子一看到他就突然大叫說自己忘了買午餐,而後遁逃得不見人影。

小野田坂道側頭望向真波山岳,少年看似一點也不在意他的反常,幾次相約在秋葉原,他也漸漸地對這裡有些理解,不需要小野田一路帶著他邊解說就能熟門熟路地找到轉蛋堂,他甚至提過想到女僕喫茶店去看看,讓小野田嚇得直把他拉遠三條街。

在這裡他們的相處和學校或隊服一點關係也沒有,他們不需要為了比賽的終點線而斤斤計較,不用榨乾最後一點精力只為了比對方更靠前一公分,放鬆的空氣變得輕盈,四周吵雜的人聲令人無比安心。

直至夕陽西下,漸漸地天色也暗沉下來,天空像隱隱沉著一抹墨水,街燈也一一亮起,微黃的燈光在腳邊暈開,小野田看看錶,心裡湧起一絲惋惜。

今天又沒說出來……對真波君的在意。

「真波君,我差不多該回去了……不然會趕不上晚餐的……」

「咦?就這樣嗎?」真波山岳錯愕地回頭,有些失落的眼神讓小野田坂道不自覺屏住了呼吸。

「什麼意思……?」

「嗯……你猜猜看?」真波山岳勾起一抹淺笑,他偏著腦袋,在夕陽下的眼神溫柔得彷彿溢出水,幾乎能把他溺死。

小野田張大了嘴,真波的表情讓他不確定事情是不是跟他想得一樣,他們現在已經在一起了嗎?

「坂道君,我想聽你喊我的名字……」真波的聲音甜美得像在催眠,他雙手輕輕摘下小野田的眼鏡,看那雙湛藍大眼因為視線模糊而微微瞇起。

小野田努力地想看清眼前少年的臉孔,不讓他因為夜色而遭到吞噬。

「山、山岳……?」小野田抿抿乾澀的唇,蠱惑一般喚了對方。

真波山岳欣喜地揚起嘴角,笑容宛如能點亮整個街道,讓小野田的眼睛突然盲了。

「我喜歡你喔,坂道君。」低語落在他的耳畔,引起一陣酥麻。

小野田坂道忍不住倒退了兩步,卻被少年拉住了手,隱在微暗夜色裡的兩人顫抖著青澀接吻,那瞬間彷彿不需要氧氣,雙方都像在終點線前衝刺一樣全身發燙,卻比踩踏板時還要更加心跳,宛如失重般的飄然感。

(完)
連山坂也少女了,我怎麼了 ……這樣的真波……我可以……(滾開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