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人間有多少際遇?愛恨悲喜、貪、嗔、癡,不過虛妄。
不如看看故事,找到最喜歡的自己吧!
  • 415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模擬戀愛(豪風)


「嗯?」

風丸一郎太放下水杯,玻璃在桌面上發出一聲輕響讓他如夢初醒地回神,螢幕下方的對話框不住閃爍,風丸納悶地點開,發現上面有人傳來一條訊息。

「好久不見。」

風丸愣了好幾秒鐘,腦中開始湧現過去的許多畫面,斷斷續續卻異常清晰,宛若海浪般不斷打在他的心頭,破碎不連續的景色可以追溯到好幾年前,他還在球場上狂奔的那個年紀。

下意識看向桌邊的一張照片,上面的他們笑得燦爛,被簇擁在中心的獎盃看起來如此高大耀眼,那個光輝的時刻從未褪色。原來已經快要十年了嗎?

好久不見,豪炎寺。

他斟酌了彷彿有一世紀那麼久,才屏氣送出訊息,按下送出後他才恍然發覺自己心跳有多麼快速。

豪炎寺修也,那個白髮少年是隊裡的王牌,身為前鋒的他總是跑在最前面,他經常只能看見他的背影。那個十號象徵了太多意涵,換成是他的話,他不覺得自己背得起那份責任。

出乎意料的,豪炎寺倒是很快就回覆了他,望著對方提出的邀約,他不曉得自己應不應該答應。

後來他和對方組隊去刷了副本,兩人都不擅長玩遊戲,說穿了不過是發洩壓力罷了,花了不少時間才好不容易通關,風丸的心情倒是莫名地放鬆下來。

他被遊戲裡的視窗閃得一時昏頭,就答應了豪炎寺的邀請。

 
隔天的天氣稍微涼了一點,風丸靠在路邊,忍不住打了個小小呵欠。

豪炎寺……這個名字對他而言早就超過了一般的重量,兩人的關係過去曾是隊友、同學、朋友,但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再進化了。就算自己有越級的感情又怎麼樣呢?他頂多就是在遊戲裡和誰玩玩模擬戀愛的遊戲罷了。

只不過那個人會是豪炎寺的可能性微乎其微,他連想都不敢想。

風鑽進鼻腔裡讓他打了個噴嚏,才剛抬起頭,就看見豪炎寺走近的身影。近一年不見他距離上次隊聚看來又更可靠了些,但是眉眼依舊沒有改變,一樣是那個熟悉的豪炎寺。

「風丸。」這次終於不只是文字了,豪炎寺揚起笑容,聲音鑽進他的耳朵,讓他愣了幾秒。

……豪炎寺……」他慢半拍才回應,暗自希望自己看起來沒有太過僵硬,因為今天的邀約,他昨晚翻來覆去幾乎無法入睡。

他們在一間餐廳裡坐下,邀約是豪炎寺提出,餐廳自然也是由他選定,優雅的小餐廳吃的是簡單的西式餐點,倒讓他壓力沒那麼大。

「上次的隊聚你怎麼沒有來?」豪炎寺的問句輕描淡寫,卻讓風丸心重重一跳。

「我……忙工作。」他心虛地回答,其實他願意的話工作根本能輕鬆解決,加班不過是個藉口,因為這幾年來他發現自己越來越難以面對豪炎寺,只要一看見他就想躲。

說來弔詭,但是每年一次或兩次的隊聚上他看到王牌,總是會想起當初在球場上的日子,還有只屬於他們兩人的必殺技,球場上那陣熱燙燒人的風刮著臉頰,想起來都會發燙。

豪炎寺將一顆方糖扔進咖啡裡暈開一圈漣漪,風丸忍不住思索:豪炎寺以前吃甜嗎?還是是這幾年他的口味變了?

「風丸?」

「啊……」風丸手一滑,攪拌咖啡的小湯匙發出脆響,他發現自己走神了,這對豪炎寺來說太失禮了,害他有點驚慌。

豪炎寺微笑著說沒關係,他們隨興地閒聊,從生活瑣事到工作,國中時代的青春汗水當然也少不了,風丸聽著又忍不住走了神,風丸忍不住想,為什麼他們會像分手後久違見面的情侶一樣有種陌生的疏離感,刻意保持著禮貌與距離,誰都不肯再前進一步。

其實他不是豪炎寺修也的誰,會這樣也是理所當然的,他們不過是過去的隊友──一般的國中同學會聊些什麼呢?

他輕輕放下空了的飲料杯,假裝拿玻璃杯喝了一口,而分心讓他沒聽清豪炎寺的一句話。

「風丸……其實我約你是……想……跟你告白。

「咦?什麼?」他錯愕地抬起頭,那句話裡的關鍵字讓他不由自主地呼吸急促,他見豪炎寺輕咳了一聲,似乎想遮掩自己的尷尬。過去球場的景象不斷在眼前閃過,他覺得眼前的豪炎寺和十年前的他重疊,只有那雙眼睛裡的堅定依舊沒有改變。

豪炎寺露出了微苦的笑,和他手中那杯黑咖啡相似,也許就是因為如此他才需要加糖。

「你覺得我為什麼要單獨找你出來?」

「我不知道……」風丸一郎太下意識地接話,高速運轉的腦袋卻根本無法解讀自己的言語,豪炎寺的意思是……喜歡他嗎?

他小心翼翼地審視豪炎寺的神情,發現自己不敢妄下判斷,但正確答案在眼前叫囂。

……我以為你很聰明。

風丸一郎太深深吸了一口氣,餐廳裡冰涼的空氣直達肺部,讓他高燒的腦細胞稍微鎮靜下來,他聽見自己結結巴巴地回答:「現、現在只能證明我們都挺笨的。」

 
(完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